【思考】 埋母案看忠孝伦理下人性的缺失 -365电子竞技

【思考】 埋母案看忠孝伦理下人性的缺失
  • 作者:张可
  • 时间:2020-06-04
  • 点击:8330
  • 来源:法律援助工作站



        古老的中华民族向来提倡忠孝道德,形成了光耀千秋的传统美德,而体现这一美德并使之大放异彩的主体,不是或主要不是历代统治者和道德家。虽然统治阶级中也不乏操高尚的仁人志士,但可以肯定地说,劳动人民的这种传统美德,要远比统治阶级载于史册的忠孝典型感人得多,高尚得多。因为只有劳动人民才能真正体会到生活的艰辛和父母养育子女的不容易,因而,劳动人民的敬老孝亲的自然纯朴的情感更强烈,自古就有“寒门出孝子”的说法。可是最近一则新闻却让人痛心不已。榆林靖边县“男子将79岁老母亲活埋废弃墓坑”事件引发极大关注。5月5日老人被困三天救出后已送至医院进行救治,并无生命危险。

 

        5月3日23时许,张某梅到靖边县新庄派出所报警称:自己的婆婆王某芳(甘肃省庆城县人,79岁高龄)于5月2日20时许被自己的丈夫马某宽(靖边县天赐湾人,58岁)从家中用人力车拉走,5月3日凌晨2时许,马某宽一人回到家中,告诉其妻子张某梅说:自己将母亲王某芳送到靖边县新车站,雇佣了一辆面包车送往甘肃省庆城县亲戚家中。后家人迅速去车站寻找未果,凌晨四点左右,马某宽离开家人的视线,独自一人出走失联。接警后,民警立即安排警力对马某宽和王某芳进行寻找,同时到靖边县公安局指挥中心调取相关监控,查找马某宽和王某芳的活动轨迹等线索。

 

         5月5日11时许,民警找到马某宽,对其询问时,马某宽称:将母亲王某芳雇佣面包车送往甘肃省庆城县亲戚家了。经民警进一步调查发现王某芳未到庆城县的亲戚家中。后民警将马某宽带回所内进一步进行调查,在询问期间马某宽言辞闪烁,神色慌张,回答问题前后矛盾,办案民警发现马某宽有重大隐情,于是对马某宽加大审查力度,马某宽终于交代:5月2日20时许,自己将母亲王某芳用人力车拉到靖边县万亩林某处,见四处无人后,就找了一个废弃墓坑将母亲王某芳倒进去用土埋了。警方立即进行安排部署并赶赴现场对被埋者王某芳展开救援工作。警方表示,嫌疑人将老人运至县城河东万亩林一个废弃的墓穴内,并用黄土封住,但没有用脚踩瓷实,老人在暗无天日的墓穴内度过了几天,救出时有些头脑不清,可能是缺氧了,但经过医院救治现在能沟通交流。老人在救助时就担心民警追究儿子的责任谎称自己是爬进墓穴的,在和民警交流时,她想的最多的是怕儿子受到法律的惩戒,而对自己的身体则没有那么关心。

 

         据悉,马某宽自幼丧父,母亲改嫁甘肃后带走了其他孩子,留下12岁的马某宽独自在靖边由其叔父带大,十几年前,老人和二儿子从甘肃回靖边后,一直跟二儿子一起生活,二儿子因为身体原因一直单身,老人跟着他更多是为了照顾他,因年纪越来越大,老人去年来到大儿子马某宽这边,年底时,老人摔了一跤,卧床不起近乎瘫痪,马某宽曾称母亲常在床上大小便,经常会因刺鼻气味感到厌烦,日复一日,或许是这样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其实我们不难看出这个案子本不复杂,但令人讽刺的是实施故意杀人的嫌疑人是老人的亲儿子,而尽力找寻老人未果且报案的却是儿媳。目前,被害人王某生命体征平稳,犯罪嫌疑人马某宽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公安局刑事拘留,该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从它的构成要件看,客体要件上讲,故意杀人罪侵犯的客体是他人的生命权。法律上的生命是指能够独立呼吸并能进行新陈代谢的活的有机体,是人赖以存在之前提;从客观要件上讲,行为人须有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作为、不作为均可以构成。以不作为行为实施的杀人罪,只有那些对防止他人死亡结果发生负有特定义务的人才能构成。我们可以看到嫌疑人是通过作为的危害行为来实施犯罪的;其次,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必须是非法的,即违反了国家的法律。执行死刑、正当防卫、紧急避险均不构成故意杀人罪。这个事件也没有正当防卫和紧急避险的违法阻却事由。在主观方面,嫌疑人明知自己的行为必然或可能导致被害人死亡,并且他放任了这种行为的发生,我们可以判断嫌疑人起码是间接故意,这在马某宽跟民警的交代中说到“用黄土封住,但没有用脚踩瓷实”我们也可以看出。那我们就要看嫌疑人是有心还是无意,若是有心没有踩实黄土,或许是终究过不了良心这一关,那么构成故意杀人的未遂;可若是无意那对于主观方面则以直接故意论,我们认为构成故意杀人罪。

          我们觉得这是令人压抑的,沉重的,同时也值得我们深思,善良美好、丑陋罪恶我们不能一概而论,我们说老人有一个好儿媳,但我们无法知道马某宽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理,是厌恶、愤恨、挣扎、不安的交织吗?我们也无法想象马某宽用人力车拉老人去墓穴的途中会有悔恨和懊恼闪过他那坚硬的心吗?我们无从得知,但他的确做了这件事。我们五千多年忠孝伦理观念让我们都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我们可以批评和谩骂像马某宽这样没有尽孝的人,我们深深憎恶和痛恨这样的人。有人说:养儿防老。可我们没有少听甚至见过那些不给老人饭吃,或是漠不关心只让老人活着就为了领到养老费用,有的还为了供养母亲,几个儿子在每一家养多长时间时间还得用秤称一称………

  

 

 

 

          我们内心的伦理观念和善恶标准作为调整社会人伦关系的基本规范,符合社会发展的规律,具有积极的社会价值:儒家的“爱人”要从爱自己的父母开始,“仁以孝为先”这不仅符合人的认知规律,也找到了人道意识培养的起点,试想,一个连自己父母都不孝的人,怎么可能要求他(她)去博爱他人呢,这也为我们当前探索思想道德教育的方法和途径提供了启示。如,认为孝不仅是“养亲”,更重要的是“尊亲、敬亲”。孔子对他的学生说:“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指出养亲不敬与犬马无别。,更无需说活埋母亲这样的荒诞做法。辛好,我们是有法律的,他终究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沉痛的代价。

 

          可更令人心痛的是,老人第一时间想的愁的还是他的儿子们,我们不得不摇头,这样的悲剧我们听得还少吗?我们不要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这种尊重别人父母就像尊重自己父母般,就是现在,都能感觉到传统孝道观念逐渐解体,年轻子女责任缺失。近年来,因缺失关爱或得不到子女的赡养,空巢老人屡次成为欺诈案件的受害者,也有老人干脆把子女告上法庭。另外,空巢老人去世多日后才被发现的人间悲剧也常见不鲜。尤其对于“421”家庭(一个孩子需供养父母、两对祖父母)来说,人口加剧流动,那些试图说服子女在物质和精神上承担起赡养老人责任的做法,显然很不现实。或许,我们都要好好思考一下,忠孝伦理观念解体到底流失了什么?养之恩大还是育之恩大?养育和教育哪个更重要?

 

         人老惹人嫌不是一句空话。人们不会讨厌照顾小孩,因为三五载他们便能成长起来,再麻烦又能持续多久呢!可如果是巍巍老矣的父母瘫卧在床,绝大多数人应该都避免不了“久病床前无孝子”的现实,特别是独生子女。但赡养父母是子女的法律责任、道德义务,埋母行为更是违反刑法,将以故意杀人罪论处,无论从哪种角度而言,马某宽灭绝人伦的行为都是不可接受的,我们也相信他最终会得到法律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