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程序正义视角看“逗鹅冤” -365电子竞技

从​程序正义视角看“逗鹅冤”
  • 作者:凡彪
  • 时间:2020-07-12
  • 点击:3482
  • 来源:法律援助工作站



一、案情速览:老干妈vs鹅厂

六月末尾一则腾讯状告老干妈的新闻引来了全国网友的围观,正当吃瓜观众搬好小板凳、切好大西瓜,准备好乐呵呵地吃瓜时,剧情却又发生了神级反转。那么,事件的来龙去脉优势到底是怎样的呢?别急、别急,耐心听小编絮叨絮叨。


6月29日,深圳市南山区法院发布了一则民事裁定书,大意为:腾讯诉老干妈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法院认为原告腾讯申请符合法律规定,裁定查封、冻结贵州老干妈名下1600多万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等职财产。6月30日,腾讯回应:此事系老干妈在腾讯投放千万元合同,但无视合同长期拖欠未支付相关费用,腾讯被迫起诉。


6月30日晚,老干妈方面通过官微回应称: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签署《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并且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并认为腾讯被骗了。7月1日,贵阳市警方发布通告,查明系三名犯罪嫌疑人伪造老干妈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营销经理与腾讯签署合作协议,目的是获取腾讯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码。


二、简要分析:逗鹅冤吗?

     腾讯起诉老干妈,神反转原遭骗上千万元,这无疑是本年度最大的乌龙事件。在本案中腾讯最为最大的受害者,不仅没有得到广大网友的同情,相反却遭到了全网嘲笑,甚至诞生了一个新的网络名词“逗鹅冤”。抛开受之前自身种种负面消息的影响外,仅仅考虑腾讯这个事件中的做法,逗鹅真的冤吗?


      三个骗子仅靠一枚伪造的印章和自称是老干妈的市场部经理,便成功与腾讯签订价值上千万元的广告合同。作为国内的顶级互联网企业,腾讯为何如此轻易被骗?三个人粗糙的骗局,就将法务部门如此强大的腾讯骗的团团转。且在前后长达的数月的合作中,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说明公司制度流程存在着很大的缺陷。


      在迟迟未收到广告款项,未与老干妈联系便一直诉状将其告上法庭。不仅如此,在整个受骗的过程中,腾讯方从未与老干妈公司官方联系。如果早早主动与老干妈公司联系,也不会造成如此大的乌龙。


三、程序正义:南山法院? 

   回归核心问题,在这间案件中最受伤的应该是深圳市南山法院了。早在之前,因腾讯与其他公司打官司大多在南山法院进行,且屡屡胜诉,腾讯法务部被网友戏称为“南山必胜客“,而南山法院也不免被质疑有明显的地方保护倾向。这次事件,无疑又将南山法院推到了风口浪尖。


在今年4月,腾讯就向南山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且被裁定通过,但老干妈在今年6月才收到裁定书,这明显不符合法律程序。最为关键的是,腾讯公司提供的证据并不充分,合同是腾讯公司于三个骗子签订的,南山法院并没有严格审核,便做出了冻结老干妈数千万的裁定。在做出财产保全裁定前,没有听取老干妈公司的辩护,甚至未通知老干妈公司,便做出了裁决,这一系列行为难免引人遐想。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法院在处理合同纠纷,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才能进行财产保全。而“紧急情况”的判定,法院有较大的自由裁量权。根据已知信息,我们可以看出南山法院在处理这一案件时,在程序上有许多违规甚至违法操作。


法谚有云:正义不仅要实现,还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如果我们仅仅去追求结果正义,而忽视了追求正义过程中的程序的合法性,对程序正义选择性失明,那我们最终得到的正义是真正的正义吗?在腾讯与老干妈的纠纷案件中,南山法院应当反省,不要让自身的行为影响中国司法在人民群众中的公信力。